此處只有熾羽的胡言亂語及滿地鳥毛。
閃閃
我真正察覺到世界的改變,是在某個冬日的午後,
結束午睡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

現在回想起來,那可能是一道關卡。
若我選擇繼續沉睡,那個寧靜的午後將會成為我的終點。

那也沒什麼不好。

我喜歡那個地方。我喜歡那裡的空氣、帶點嘈雜的寧靜、以及獨屬於那個時間點特有的氛圍。
如果我的故事就在那裡結束了,我想我可以自豪的說出,我的一生非常幸福。
即使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何謂『幸福』兩字。

沒有經過掙扎,也不是出於什麼決定。
選擇權不在我手裡。
生命自己會在每一個看似理所當然的瞬間,替我們做出抉擇。
本來應該是終點的那個午後就這樣成了我的起點。

「幸福」兩字,就在我懂得它的瞬間,
從我的生命中消失。


 more...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2   trackback:0
[.咬文嚼字 自創小說
月落
  是什麼時候,公主已經不再拉著他的手,爲觀景窗外飄過的星雲而興奮讚嘆。


  純白石版鋪成的廣大觀景樓台中,只有一張躺椅孤零零的置於中央,一位髮色烏黑的年輕女子隨意的坐臥其上。烏溜的雙眼反映著宇宙的漆黑深邃,彷彿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在那對清澈黑潭中激起一絲漣漪。

  躺椅後方有位面目俊朗的年輕男子,正以擔憂的表情注目著女子──或者說,擁有男人外貌的護衛機器人凝視著他奉命守護的公主,面部的人造肌肉精密的呈現出,經過電子腦演算此時最合宜的表情。

  相反的,身為血肉之軀的女子,表情卻比機械還要冷硬。

  公主不再表露感情,這對男子被輸入的人類心理學知識來說並不是個好現象。

  他知道原因。廣寒宮是這座宇宙船的名字,外表看來就像有著楔形底座的巨大宮殿,這裡雕樑畫棟、金屋琉瓦,極盡華麗之能事。然而,這座本是供明煌星貴族遊玩享樂的宇宙船,此時卻成了禁錮明煌公主最龐大、冰冷與孤獨的牢籠。

 more...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0   trackback:0
[.咬文嚼字 自創小說
[自創短文] 愛麗絲-True End
愛麗絲-palingenesis的續作完結篇
‧普遍級‧

==============================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被告愛麗絲──因褻瀆女王,被判有罪!!」

咚!!

法官的木槌重擊桌面,止住了陪審團此起彼落的控告。取而代之的,卻是猶如合唱般整齊劃一的宣判。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
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位有著燦爛金髮與碧藍雙眼的女孩。女孩微微顫抖的雙手緊握水藍色的裙襬,櫻紅小嘴抿到發白。

儘管如此,女孩的眼神依燃燒著純粹的火焰,瞪視著那坐在漆黑法庭的最高處,那位焰紅色的女子。

女王。

這裡的人如此稱呼她。

女孩的腦中閃過數張熟悉的臉龐。是這些臉孔支持著她,使他足以站立於法庭之上。

有長著兔耳,愛鬧彆扭的少年、有總是面帶優雅微笑,頭戴高帽的紳士、以及──那位表情憂傷,總是望著藍天湖水的男子。


 more...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0   trackback:0
[.咬文嚼字 自創小說
[自創短文] 愛麗絲-palingenesis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延伸創作
有虐(?)‧輔導級慎入

=========================

陰暗冰冷的宮殿瀰漫著淡淡麝香--這是女王所喜愛的味道。
這宮殿裡的一切,無不為女王所好。
侍衛站在自己的寢室中。他知道,擁有自己的房間是女王的恩典。
他是…女王所愛好的…。

他將裝備解下。
皮帶、長劍、與染血的撲克牌。
這血…是屬於一個少女的。那唯一敢挑戰女王權威的人。
那位少女的眼中閃耀著單純的善良與自信,那是他從未見過的光彩。所以,他炫目了。
他將目光投注在少女身上。
即使女王命令他--女王揮動球杆時,他的眼裡只准有她。而他卻違反了命令。
奇怪的是…懲罰並未立刻臨到他身上。女王反倒是更加刁難那女孩,最後還令他將女孩殺了。
她是第一個違抗女王的人嗎?
不知道…不記得了。
他的過去、女孩的來歷、這座宮殿的意義,一切的一切…終將沉沒在這時間彷彿靜止的永恆空間,無影無蹤。

叩叩叩

「隊長,女王召見你。」一個點數為黑桃五的士兵站在門口說道。

 more...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0   trackback:0
[.咬文嚼字 自創小說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