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處只有熾羽的胡言亂語及滿地鳥毛。
月落
  是什麼時候,公主已經不再拉著他的手,爲觀景窗外飄過的星雲而興奮讚嘆。


  純白石版鋪成的廣大觀景樓台中,只有一張躺椅孤零零的置於中央,一位髮色烏黑的年輕女子隨意的坐臥其上。烏溜的雙眼反映著宇宙的漆黑深邃,彷彿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在那對清澈黑潭中激起一絲漣漪。

  躺椅後方有位面目俊朗的年輕男子,正以擔憂的表情注目著女子──或者說,擁有男人外貌的護衛機器人凝視著他奉命守護的公主,面部的人造肌肉精密的呈現出,經過電子腦演算此時最合宜的表情。

  相反的,身為血肉之軀的女子,表情卻比機械還要冷硬。

  公主不再表露感情,這對男子被輸入的人類心理學知識來說並不是個好現象。

  他知道原因。廣寒宮是這座宇宙船的名字,外表看來就像有著楔形底座的巨大宮殿,這裡雕樑畫棟、金屋琉瓦,極盡華麗之能事。然而,這座本是供明煌星貴族遊玩享樂的宇宙船,此時卻成了禁錮明煌公主最龐大、冰冷與孤獨的牢籠。

 more...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0   trackback:0
[.咬文嚼字 自創小說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