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處只有熾羽的胡言亂語及滿地鳥毛。
酒—(PATAPON短文)
其實古恩並不愛喝酒。

那股發酵的氣味、以及酒精所帶來的效應,
彷彿一團灼熱的迷霧從肚脯蔓延至腦隨,鈍化了他不斷研磨、銳利有如刀刃的感官。
這讓他很不高興。
身為戰士不該讓自己的意識有一絲一毫的模糊地帶。
所以他不常喝酒,即使是在祭典或慶功宴也不例外。

他不覺得自己跟下屬關係差。但在這種歡慶的場合,即使是最崇拜古恩的士兵也不會想主動靠近他這個壓迫感集合體。
古恩也樂得待在女王身後三公尺,或某跟柱子的陰影底下當雕像。

直到出現了一個會給雕像遞酒的怪人。

「所以說啦,大家都在傳古恩大人好奇怪,連祭典都不喝酒這說的過去嗎?」

「不想給士兵壓迫感?你像尊雕像一樣杵在這才真的壓的人喘不過氣呢!來來來,先把這個乾了!」

「身為領導要以身作則對吧?不只是戰鬥享樂也一樣!快點,大家都在看這邊呢!」

「不是祭典就不能喝酒嗎?就當是陪陪我吧。咱們是朋友吧?」

“朋友”並不是古恩熟悉的相處模式。
上司與下屬、敵人與同盟之類壁壘分明、有條理可尋的關係才是他所熟悉的。
不像”朋友”,他無法釐清明確的責任與義務。這常常讓古恩感到不知所措。

當那人大聊生活瑣事的時候,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默默的聽。

當那人炫耀自己女友時,他聽得不是很樂意。畢竟古恩曾與之認真交談的女性只有卡魯曼一個,而他絕對不會允許自己把女王拿來當閒磕牙的話題。

當那人一臉幸福的告訴他將要結婚的消息時,他只淡淡說了聲恭喜。古恩的詞藻裡跟祝福有關的寥寥無幾,更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其實自己打從內心替那人感到高興。

即使如此,古恩覺得自己慢慢的在改變。

士兵對他的感覺不再那麼疏遠,他也開始能把目光放在女王、戰鬥、族群利益之外的東西上面。
他也開始習慣在休息時間拎上兩壺酒,等那人出現時扔給他一壺。
當意識與感官不再那麼銳利,他覺得自己似乎能看見什麼平常看不見的東西。

古恩討厭模糊不清的東西,
但他並不討厭這種改變。






可是當他領悟到這點時,已經太遲了。


==============

戴面具的男子深信,自己之所以能存活到現在,除了神明保佑外更大的因素是自己身為戰士的直覺。

因此,當他受命去視察ZIGOTON與PATAPON的共同防禦事工,並在午休時間隨處亂轉導致迷路時,也依然無謂無懼的的憑著直覺往前走。

然後,那個紅黑色的寬闊背影與正字標記般的鐮刀便出現在他眼前。

男子一向信任自己的直覺。
直覺告訴他,他不喜歡這個紅髮的ZIGOTON勇士。
即使PATAPON跟ZIGOTON真正打得火熱——甚至讓這名勇士死過一次的時期,他還被壓在巨石底下不見天日。

「有什麼事?」ZIGOTON勇士問話的時候沒有回頭。

「跟你無關——這裡視野還真不錯。」

勇士所處的地方在山崖邊,從該處望去不但景觀開闊,整個工程區域也一覽無遺。
男子認為這是自己直覺的又一大勝利——如果撇開勇士的存在不談的話。

從插在地上的鐮刀,以及掛在上面的鷹眼頭盔看來,勇士目前正處於休息的狀態。這讓男子有點小吃驚。事實上,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勇士拿下頭盔的樣子。

讓男子更吃驚的是,勇士還扔了一壺酒給他。

「拿去。」

「……幹麼?」

「不小心多帶的,幫我解決它。」

「這是請人幫忙該有的態度…不對,這是請人喝酒該有的態度嗎!?」

「不要就倒掉吧。」

「誰會倒啊!!浪費食物會遭天譴的!!!」

不浪費糧食是PATAPON的信條,又因為某位大食女祭司的存在,PATAPON們也沒什麼浪費食物的機會。

男子在不遠處坐下,灌了幾口酒,發現勇士的目光直直盯著自己。

「……幹甚麼?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什麼,只是有點懷念罷了。」

「蛤?」

勇士微微扯動嘴角,拿起酒瓶,不再說話。


——這傢伙果然很討人厭。
男子心想。




===========

酒


圖有點不對文就不要太在意了(炸)

我很喜歡男人坐在一起喝酒的畫面,
在我心目中,男人本來就不是健談的生物。

只要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情(不管喝茶喝酒打球還是互毆)就差不多是全部了。



當然,二次元限定。(炸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0   trackback:0
[.萌物無雙 PATAPON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tb.php/133-02bfed0b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