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處只有熾羽的胡言亂語及滿地鳥毛。
[自創短文] 愛麗絲-palingenesis
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延伸創作
有虐(?)‧輔導級慎入

=========================

陰暗冰冷的宮殿瀰漫著淡淡麝香--這是女王所喜愛的味道。
這宮殿裡的一切,無不為女王所好。
侍衛站在自己的寢室中。他知道,擁有自己的房間是女王的恩典。
他是…女王所愛好的…。

他將裝備解下。
皮帶、長劍、與染血的撲克牌。
這血…是屬於一個少女的。那唯一敢挑戰女王權威的人。
那位少女的眼中閃耀著單純的善良與自信,那是他從未見過的光彩。所以,他炫目了。
他將目光投注在少女身上。
即使女王命令他--女王揮動球杆時,他的眼裡只准有她。而他卻違反了命令。
奇怪的是…懲罰並未立刻臨到他身上。女王反倒是更加刁難那女孩,最後還令他將女孩殺了。
她是第一個違抗女王的人嗎?
不知道…不記得了。
他的過去、女孩的來歷、這座宮殿的意義,一切的一切…終將沉沒在這時間彷彿靜止的永恆空間,無影無蹤。

叩叩叩

「隊長,女王召見你。」一個點數為黑桃五的士兵站在門口說道。


「你來了。」

有別於女王喜怒無常的個性,她的寢室永遠都是紅色的布幔垂掛,不停燒燃的薰香充斥。

「過來。」

女王坐臥在以布幔與寶石鑲製的華麗大床,身上只著單薄、卻剪裁精製如禮服般的黑色睡衣。
她伸出手,擦著淡淡粉底,纖細美麗卻又有些枯黃的手向他招了招。
他微微躬身,走到女王可以觸及之處。

「你叫做什麼?」

「…黑桃侍衛隊隊長…。」

「你還記得...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待在我身邊的嗎?」

「屬下愚昧...不記得了。」

女王滿意的笑了。只要眼前的人沒有名字、沒有記憶,他就依然是屬於她的。

「服侍我。」

坐在床沿,女王潔白的玉手對著男子劃出優美的弧度。
身為女王所寵愛的侍衛,他的任務並不止限於用刀劍保護女王的安全。



黑與紅交織的床幔,掩蓋不住淫靡的氛圍。
男子沉重的呼吸聲與女子愉悅的喘息聲,穿過層層簾幕充斥著整個房間。

「你今天的表現讓我好傷心啊...知道嗎?」

高潮後的暫歇,女王伸出修長的手指,血紅色的指甲有意無意的騷括男子的臉。

「您是指…」男子的臉上出現了少許慌張。

「白天那個女孩…很特別,是嗎?」

「是…她閃耀著…屬下所未見過的光芒。」
不懂女王的意思,侍衛據實以達,卻換來女王冷卻的笑容與眉間的不悅。

「我不是說,擊球的時候,只准看我一人嗎?」

「非…非常抱歉…。」

「不乖的小孩要接受懲罰,知道嗎?」

「……是…。」

他不明白女王的心思,也不需要明白。他,只要服從就夠了。



鎖鏈的摩擦聲窸窣做響。鮮血沿著潔白的曲線滑落,沾上床單,渲出頹廢華美的色彩。
香爐飄散出的濃郁香氣,甜膩的讓男子近乎窒息。

鞭韃揮落。

「嗚!…呼……呼…殿…殿下…呃…!」

「怎麼了?這樣就想求饒了嗎?」
手指鉤在男子汗水淋漓的頸部,女王戲謔的氣息吹在耳畔。

「是…求您……啊啊!」

無預警的一鞭成功的將哀號擠出男子的喉嚨。接下來的激烈抽打讓他的身體一陣筋攣,男子可以感受到銬在床柱的雙腕又有鮮血潺潺流下。

繞行至男子面前,捧起侍衛俊美如廝,此時卻因痛苦而扭曲的臉。
女王嘴角依然帶著那抹鬼魅一般美麗卻又透露著危險氣息的微笑。

太過濃烈的香氣,劇烈的疼痛,不著邊際的對談,每一樣都強烈折磨著男子的肉體與精神。她可以看出男子已處在昏迷邊緣,但還是努力的將眼神對齊焦距,回應著女王的目光。
右手攀上男子鮮血淋漓的背部,這舉動無疑是在加諸痛楚。

「那女孩…白天與我擊球那女孩…叫什麼名字?」
不知所以的,她問。

侍衛的記憶卻隨著意志力一起被打的支離破碎。

     你叫…         何…

          ……什麼
                  名……?
        我的名字是………
   ……咦………?

「屬下愚…啊…不知……道…。」連加上修飾語的力氣都快沒有,侍衛掙扎著回答。

「是嗎…?」擱在侍衛背部的手加諸力道,指甲對早已皮開肉綻的傷口做出二度摧殘。

「嗚!!」

「不准閉上眼睛,看著我。你的眼裡只能有我一人,知道嗎?」
見侍衛因疼痛閉上了眼,女王的聲音摻雜了近乎脅迫的語調。

「是…是的……。」

「很好…那女孩的樣貌…你還記得嗎?」

   樣貌……
              陽…
         …天……
 侍衛的腦中似乎閃過了什麼,卻隨即被熏香帶來的暈眩感吞噬。

「女……孩……?」

「對…白天那女孩…。她頭髮的顏色…她的衣裝…記得嗎?」

    有什麼被遮擋住了
           有什麼被掩蓋住了
  黑與紅在侍衛意識中渲染開來
                 那不是答案
      但………

瀕臨昏厥的意識已經無法再探求被掩蓋的是什麼了。
回答女王的問題,
這是他現在唯一知道的,唯一要遵守的。

「沒有…殿下……。在下沒有遇見…任何女孩……。」

似乎很滿意這個答覆。
女王的嘴角勾出薔薇般的笑靨。




將昏迷之人從高掛的鐵鍊上解下,染滿鮮血的皮鞭則用被單擦乾,收進枕下。
女王熄了麝香,從別房端出一盆保溫著,青綠色的藥水。濃郁的香味立刻被藥草的清香所取代。
這是她唯一允許非她所好之物存在的時間。
吸滿藥水的柔軟毛巾撫過滿是傷痕的身軀。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彎微笑浮現於漆黑的房間一角。嘲弄似的飄浮於半空之中。

   呵呵呵呵…他說謊喔…

             他記得…記得…

         咒語沒有效用喔...          呵呵呵呵呵呵……

「是嗎?」
女王不想理會。一把裁紙的銀刀落於女王身邊。


   呵呵呵…殺了他…殺了他…
                 殺了他……     呵呵呵呵呵……

「如果我說不呢?」

             呵呵呵…會毀壞喔…

   妳的士兵…   妳的宮殿…
                        全都會消失喔…
       呵呵呵呵呵呵………
.
「妳以為我會允許嗎?」
女王不為所動。彎彎的嘴上浮現兩只琥珀色的貓眼。

    妳不允許也不行囉…
               那女孩還會回來…妳知道…

       不管多少次都會回來…        …妳知道的 

                 會回來喔…呵呵呵呵…

「囉唆!!」
銀刀飛向微笑的嘴,卻只劃破了空氣。
貓眼與微笑消失無蹤,只有笑聲不停回蕩著。


     哈哈哈哈哈哈…     紅心女王有心……
  
        紅心女王有心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話啊……
  一起毀壞…一起毀壞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無禮的東西…」
女王望著聲音消失的地方喃喃說道。

「唔……」
侍衛緩緩睜開眼睛,隨即因背上傳來的溫熱刺痛而皺眉。但撲鼻的藥草香清楚的告訴他,這痛並非來自於傷害或者懲罰。

「醒了嗎?」
女王手上的毛巾此時已被侍衛的鮮血染紅。而她依然擦拭著。

「這…殿下…您…」女王的舉動讓侍衛感到慌亂,伸手欲阻止,卻不小心搭上了女王的手。他急忙抽回。
「對…對不起…。」他不允許自己主動碰觸女王。非女王所命,他從不僭越。
女王又浮出了因微笑貓出現而消失的笑顏,將侍衛的頭埋入自己赤裸的胸懷中。

「別擔心…你先睡一覺吧。」
疲困與疼痛布滿全身,侍衛只能從命。
她能失去懷中的人嗎?女王自問。
不能…她不能。但是相對的,她也要讓懷中的人無法失去她。
她就允許那女孩存留在她腦中吧。畢竟有競爭對手,才有勝利者的存在。

「就算世界毀滅,你也一定會與我同行,對吧?」女王說。紅豔的唇吻上了昏迷之人。


之後…過了很久很久………


          「你叫什麼名字?」
 
   「…黑桃侍衛隊…隊長…。」
 
                  「不是啦!我說的是名字,專屬於你一人的名字!」

          「...我沒有名字...。
                   妳呢?妳的名字叫什麼?」

   「愛麗絲。我叫愛麗絲。」金髮碧眼的女孩回答。

  她的眼,就像身旁的那池湖水般晶瑩無暇。
          她的笑,燦爛的有如晴天裡的艷陽--那是侍衛最喜愛的兩樣東西。

「你沒有名字啊...哪,我就叫你黑桃好了。」女孩指著她,天真的說。




世界…正在崩塌。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0   trackback:0
[.咬文嚼字 自創小說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tb.php/4-c78eb8f2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