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處只有熾羽的胡言亂語及滿地鳥毛。
[自創短文] 愛麗絲-True End
愛麗絲-palingenesis的續作完結篇
‧普遍級‧

==============================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有罪

「被告愛麗絲──因褻瀆女王,被判有罪!!」

咚!!

法官的木槌重擊桌面,止住了陪審團此起彼落的控告。取而代之的,卻是猶如合唱般整齊劃一的宣判。

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
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有罪

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位有著燦爛金髮與碧藍雙眼的女孩。女孩微微顫抖的雙手緊握水藍色的裙襬,櫻紅小嘴抿到發白。

儘管如此,女孩的眼神依燃燒著純粹的火焰,瞪視著那坐在漆黑法庭的最高處,那位焰紅色的女子。

女王。

這裡的人如此稱呼她。

女孩的腦中閃過數張熟悉的臉龐。是這些臉孔支持著她,使他足以站立於法庭之上。

有長著兔耳,愛鬧彆扭的少年、有總是面帶優雅微笑,頭戴高帽的紳士、以及──那位表情憂傷,總是望著藍天湖水的男子。



「唉,你叫什麼名字?」愛麗絲指著男子問。他站在湖邊好一段時間了,這已經足以引起愛麗絲的好奇。可是…為什麼三月兔和帽商先生要躲在遠處草叢誇張的對她揮手呢?

對於這個問題男子顯的有些茫然。

「名字…?」

「是啊,我媽媽說認識一個人要先從名字認識起。」女孩露出燦爛的笑容,讓男子聯想起天空中的艷陽。

「…黑桃侍衛隊隊長……?」男子回答的有些不太肯定。

「不是啦!我說名字,專屬你一個人的名字!」

「…我沒有名字…。」男子道。他沒有被賦予專屬於他的稱號。「妳呢?妳的名字是什麼?」

「愛麗絲,我叫愛麗絲。你沒有名字啊……那我就叫你黑桃好了!」女孩伸出手指著男子。「你的名字就叫做黑桃。」

劈啪

突然,男子覺得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碎裂開來。

不等男子思索那是什麼東西,愛麗絲笑著拉起男子的手。

為什麼帽商先生和三月兔一付快要昏倒的樣子呢?愛麗絲在心理暗暗疑惑著。






「判處──死刑!!」

法官高呼。

「愛麗絲──!!」證人席上,三月兔與帽商想奔向愛麗絲,卻被士兵擋下。

「兔!冷靜點!!」帽商趕緊抓住幾乎要和衛兵大打出手的三月兔,被禁錮的少年揮舞著手腳大叫著:

「放開我──!!愛麗絲快死了你沒看到嗎?放開我!!」

「你冷靜點,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什麼才是時候?你總是跟我說不是時候不是時候…我不要!!」

「兔……。」

「他不會來了,不會!不會……」少年的聲音轉為嗚咽,斗大淚珠滾落倔強的眼角。

帽商牙關緊咬,努力壓抑自己近乎潰堤的情緒。最後…你依然選擇女王嗎?我們又要再一次的目睹"愛麗絲"的死亡嗎?

回答我啊!你不是擁有名字嗎?你說你不再是女王的玩物,是你說的啊!!

黑桃!!

緊閉的眼再次張開,正好與愛麗絲四目交接。

「要記得我喔。」

帶著硬擠出來的悲悽微笑,她說。她不要像過去的"愛麗絲"一樣,死亡之後,存在的痕跡都被這個世界所吞噬、遺忘。

這是她對於這群在這裡陪伴她的朋友們,唯一的冀望。






「沒有人賦予我們名字,所以我們會給自己名字。」戴高帽,有著優雅微笑的黑色紳士說道。

「順便一提,兔的名字是我取的喔!因為我是在三月撿到他的嘛!」紳士邊說,還一邊拍著兔耳少年的頭。招來滿臉通紅的少年一陣怒吼。

「不要連這種亂七八糟的事都告訴她啦~!!」

「那…黑桃呢?」

「…我們可以給自己取名字,但撲克士兵們不行。他們是女王的忠實魁儡,是只屬於女王的一群。妳給了他名字…說不定是他擁有自我的開始…。」

帽商嘆了口氣,看愛麗絲歪著頭的模樣就知道她有聽沒懂。他望向自家的臥室門板,他們討論的人物此時正躺在裡面靜靜沉睡。

當愛麗絲扛著不知比它比他高上多少,渾身是血的黑桃回到這裡,他還以為兩人進行了一場慘烈的決鬥。

『他是女王的貼身護衛啊!護衛是什麼妳知不知道~!!』當時三月兔還幾盡失控的揪著愛麗絲的領子大吼,他自己也是差一點就把人家給丟到門外去。

「為什麼他會傷的這麼重啊?」愛麗絲有些憂心的盯著房門。

「反抗軍幹的好事吧。我有聽說他們要在這次女王出巡時下手。」三月兔道。

沒有人知道女王是何時開始存在,為何存在。而反抗軍就如女王同影子般,同樣是自有擁有、來源不明的一群。

諷刺的是,除了反抗軍以外的任何人都知道,最終完結女王的人絕對不是反抗軍,而是來自異世界,一位叫做"愛麗絲"的女孩。

這個世界猶如設定不完全的童話,多的是無意義的存在。

「喔?有反抗軍啊!那你怎麼不去參加?」

「我們的任務是引導"愛麗絲"。」帽商笑笑。這是這個世界所給予他們的定位。


\



套著黑色頭套的壯漢扛著斧頭緩緩步出,讓罪人血洗法庭顯然是這裡的慣例。

女王白的可說是蒼冷的面容並沒有如愛麗絲所想像,掛上勝利的微笑。

為什麼?

究竟要什麼樣的事情才能使這名女子有所動容?從她第一眼見到女王到現在,愛麗絲從來沒有見她笑過。即使在她贏得勝利的這當頭。

不…她有,她有笑。那是在……。

她想起了前日那可笑的球賽。

她揮杆入洞,對黑桃投以炫燿的笑容,黑桃也以微笑回應。…黑桃…她的笑容只有黑桃在的時候。

兩名繡著紅心衣裳的士兵從兩側步出,架住愛麗絲的雙臂迫使她跪下。

低頭,再度凝視女王。愛麗絲臉上的恐懼已經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悲哀…

與憐憫。






「我會去。」黑桃雙手交握,低著頭道。

「真的?」三月兔挑眉,顯然不太相信。

黑桃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點頭。

「明日我們得前去法庭作證,但我想那不會有什麼效果。反而是將我們倆更快攤在陽光下。如果你不來…死的不會只有愛麗絲一個。」帽商的微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凝重神情。

「我知道…。」

「只是知道有屁用啊!你到底行不行啊?」三月兔吼著。「如果你沒到,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

「兔,如果你沒信心的話,像以前那樣作偽證不就行了嗎?」為什麼專門與女王作對,身為"引導者"的他們至今可以平安無事,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如此。

背叛愛麗絲。

「…………………我才不要…。」嘟著嘴,三月兔偏過頭不再出聲。

「…我們也該走了。在此之前,我可以知道原因嗎?你願意幫助我們的原因。是什麼讓你決定背叛女王的?」

黑桃的手握的更緊,沉默佔據了黑夜的空氣良久。終於,他開口。

「…我…並沒有想太多。只是…那女孩…我不希望她消失。」

「…還有呢?」

黑桃抬起頭,望著天邊的一角。

「而且…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劊子手的巨釜舉起。

帽商笑了,笑的悽涼。為什麼…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法則嗎?不背叛的後果就是遭到背叛?

三月兔不再哭鬧了,帽商將手搭在三月兔的肩。我們很快…就會隨愛麗絲一起去吧?呵呵…明明就要死了,心情倒是出乎意料的好呢。

黑桃…這就是你說的結束嗎?沒有引導者,就不會再有"愛麗絲"。愛麗絲與女王的鬥爭就此結束了吧?

「結束了。」

「嗯…。」

巨釜落下。

噹!!

一聲巨響,劊子手的斧頭飛離了他的手。一張黑桃A的撲克牌與巨釜落在地上。

不等法庭裡的人驚愕,一連數聲轟隆聲響震撼了整個法庭。整棟建築劇烈搖晃,火焰從氣孔噴出,巨石與塵沙紛紛落下。

陪審團與法官一動也不動的坐在位置上,他們只是女王的紙偶,除了聽從以外什麼也不會做──就算是逃命也一樣。

「殺了他們!!」罪魁禍首是誰連想都不用想。女王憤怒的起身大吼著,士兵立刻從四面八方湧出。

鮮紅色的血液揮灑。

女王愣了,冰冷的表情被不可置信所打破。

揮灑鮮血的是她的士兵。而那將愛麗絲與兩位證人擋在身後,揮動長劍斬開所有攻擊他們士兵的人是──

「黑桃!!」愛麗絲叫著來人的名字,驚喜交加使她幾乎掉下淚來。

「走!!」黑桃大喊,抓起愛麗絲的手殺出重圍,四人直奔法庭出口。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女王站在座位上,目光呆滯的目送他們離去。




「你太屌了!我們只叫你出來作證,想不到你竟然直接把法庭炸了!!」三月兔口出令人高興不太起來的稱讚。

「我為我的質疑向你道歉。」微笑又回到了帽商的臉。

然而黑桃只是沉默著奔跑。他本來就不是個話多的人,所以三人也不以為意。

「洞打開了!!」法庭門外,他們看見了那連接異世界的洞口。對於帽商與三月兔來說,那意味著解放。從女王的權炳、與這個世界莫名其妙的法則當中。

而對愛麗絲來說,則是意味著回家

「太好了,愛麗絲!」三月兔欣喜的叫著。

「嗯!」愛麗絲笑著,轉頭望向黑桃。不知何時,黑桃已經放開她的手。

他站在搖搖欲墜的法庭門口,臉上帶著祝福的笑容。

「恭喜妳。」

「黑…桃?」一股不詳的感覺湧上愛麗絲心頭。

「謝謝妳給我的名字,我很喜歡。」

「等…!」愛麗絲伸出手,轟隆巨響,法庭大門終於坍塌。煙霧瀰漫當中,只見一個修長的背影直直朝火海奔去。

「黑桃~!!」

「那個笨蛋…。」咬著牙,三月兔與帽商望著熊熊燃燒的高聳建築,久久無法移開。





毀壞、崩塌。除此之外已經沒有其他字眼可以形容這裡的景況。

女王站在法庭中央,衣著被灰塵沾染、燻黑、被落石割碎。以往的高貴優雅已不復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墜落聲中加雜了詭異的笑聲。


              這是代價…

   妳不殺他的代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我說了吧
   我說了吧
               會毀壞喔
       
       妳的一切都會毀壞喔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住口…。」女王的語氣失去了以往的威嚴。她在顫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起崩塌吧
                        哈哈哈哈哈哈
    為了一個玩偶   
            值得嗎      值得嗎
                  
被自己的玩具背叛的感覺如何啊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叫你住口…。」他不是玩偶,不是!!


    為什麼          為什麼

       妳已經不再是女王囉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叫你住口!!!」女王摀住耳朵,歇斯底里的大吼。



    哈哈哈哈哈哈哈
              !!


狂妄的笑聲厄然停止。女王抬起頭,看見了伏倒在她面前,依然帶著笑臉容貌詭異的貓屍,以及那殺貓的兇手。

「女王命令你住口。」握著染血的長劍,黑桃說。

「你…回來幹什麼…?」女王的表情就像目睹黑桃背叛時一樣驚訝,但隨即換上了憤怒。

「你回來…幹什麼?去啊…去追求你的幸福啊!和那小女生一起!你看見了吧?毀了…全都毀了!!見到我狼狽的模樣你很得意吧?滾啊!!給我滾!!」

將頭上的皇冠丟向黑桃,女王哭喊嘶吼著。

「滾啊──!!」

沒有任何表情,黑桃單膝跪地。

「就算世界毀滅,在下也會與您同行。」

女王的叫喊停止了。望著眼前男子的背,那不知伴隨著她走過多少毫無意義的時光的人。

「…笨蛋……。」她摀著嘴,像個小女孩般啜泣著。


              是啊

      我們都是笨蛋

             一群懼怕孤單的笨蛋
  以最愚蠢的方式

             抓住
      緊錮

 結束了
            已經結束了

     在這不知時間為何物的永恆空間中

       我們
             已經不必再為懼怕孤單而徬徨
   是吧

         幸福
             是屬於那追逐光的人
   對我們來說

        這樣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







「叔叔,您找我?」推開門,愛麗絲望著坐在房間那頭的老者。

「嗯…聽說那本書在你那裡啊…。」老著拿起本來含在嘴中的煙斗,指著愛麗絲手中看起來相當老舊的書。

"愛麗絲夢遊仙境"書面剝落的燙金字這麼寫著。

「…是,很抱歉,擅自拿來看…。」愛麗絲低著頭。回來以後,她沒有勇氣再翻開這本書。

「那…可以還我了嗎?」老者伸出手。

「等…可以把這本書給我嗎?我是說…不,再讓我保留一下就好…只要…」只要再讓她翻開一次,也許……

「故事結束了嗎?」

「咦?」

「故事結束了嗎?既然妳站在這裡,表示這個故事已經結束了吧?」老者起身,走向愛麗絲。

「是…結束了…。」叔叔不問"看完了沒"而是問"結束了沒",為什麼?

「既然結束了…就該回到現實了。」老者微微笑著,從愛麗絲的手中拿回古書。

「好了,小孩子不該整天窩在房子裡看書。妳看,外面天氣正好呢!」

愛麗絲循老者所指的方向看去,大大的玻璃窗射進燦爛溫暖的陽光。

咦?

愛麗絲突然看見一個模糊的黑影從樹陰中竄出,隱約可以看到黑影頭有上一對雪白的長耳晃啊晃。

「叔…叔叔,我出去一下!」愛麗絲頭也不回的衝出房間。老者看著她奔跑的背影,笑者。「就是嘛,小孩就是該出去好好跑一跑。」

緩緩的,他坐回自己的座位。

「啊~還是有完結的故事最好。」他轉開桌前的墨水瓶,找著了羽毛筆。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幸福美滿的結局呢…。」

緩緩的,老者的手指翻開老舊的書頁。




Posted by 熾羽
comment:0   trackback:0
[.咬文嚼字 自創小說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ladiy2849.blog124.fc2.com/tb.php/5-62822f42
trackback